国内宏观

五剑齐发 推进实际贷款利率下行

2019年09月10日06:27   来源:中国证券报
摘要:今年利率市场化改革迈出关键性一步——近期央行发布公告进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定价机制改革,未来贷款基准利率政策工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贷款端利率率先实现市场化。

今年利率市场化改革迈出关键性一步——近期央行发布公告进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定价机制改革,未来贷款基准利率政策工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贷款端利率率先实现市场化。

LPR定价机制改革以及贷款利率采用LPR定价,将有助于推进实际利率下行,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。改革后,贷款利率的定价链条为“MLF-LPR-贷款利率”。由此,央行为政策利率引导贷款利率创造了一个新的机制,将有效化解政策利率到贷款利率传导不畅这一约束。

实际贷款利率偏高

负债作为现阶段实体部门最主要的筹资手段,资金价格理应与经济周期所处的阶段相适应。但由于过去僵化的机制,利率和经济周期不太适应,影响了经济平稳运行和经济结构调整。静态来看,当前各项经济指标均处于历史区间的较低水平,其中工业增加值(3个月平均)、名义经济增速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位于历史7%、24%、12%分位数水平,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处于历史(2008年以来)33%的分位数水平,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偏高。动态来看,2018年四季度,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.91%,较2017年四季度上升11BP;2019年二季度,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.94%,较2018年四季度上升3BP;如果从利率最大回落幅度来看,2019年二季度离本轮贷款利率的高点2018年三季度也仅下行了25BP。作为对比,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高点回落了近100个BP,贷款利率的回落远低于市场利率回落的水平。

8月20日,新LPR一年期品种报4.25%,调降了6BP,但幅度仍不够。目前来看,MLF利率下调空间已经打开,应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引导LPR下行。2017年以来,央行分别于2017年1月24日、2017年3月16日、2017年12月14日、2018年4月17日4次上调MLF利率,上调幅度分别为10BP、10BP、5BP和5BP,合计上调30BP至3.30%。

笔者认为,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极大,为我国央行跟随下调MLF利率打开窗口,首次下调的幅度可能在10BP,预计年内有1-2次下调,合计下调空间15-20BP.2016年为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的低点,从经济基本面和外部环境等因素来看,考虑到央行对于房地产贷款利率已经有特殊规定,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加大,明年利率有望下降至更低水平。

政策组合拳有待发力

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同时,如何进一步引导实际贷款利率下行,一系列政策组合拳仍有待发力。

首先,降准为银行补充低成本资金,从而降低银行较为刚性的负债成本,进而有利于引导银行降低LPR报价,在不显著缩减银行净息差的情况下降低实体融资利率。回顾今年以来的降准政策,1月央行进行一次全面降准,降低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,5月15日开始又对农商行进行了3次共计2-3.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。经过这次定向降准之后,“三档两优”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基本确立,助力县域农商行更好地服务于本地小微和民营企业。从降准空间来看,对比海外银行,我国银行业降准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,而降准的实际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其次,进一步帮助银行补充资本金,鼓励永续债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的发行。银行资本金也是限制利率下行和信用扩张的约束之一,在资管新规的大背景下,表外回表内需要占用大量的资本金。截至今年7月,中国银行、民生银行、华夏银行、浦发银行、工商银行五家已合计发行2300亿元永续债,另有13家银行拟发行超过4700亿元永续债。但目前永续债的发行主要集中在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,应该尽快制定更完善的政策保证城商、农商等小银行的资本金的补充落实。

第三,解决银行存款的非理性竞争问题。当前银行“以存定贷”的定价模式制约了贷款利率下行,具有“假结构”特征的结构性存款利率降幅并不显著,截至6月末在3.8%左右的水平,较年初仅下降了16BP,部分中小金融机构为了稳存款而进行的非理性竞争现象非常普遍,这对市场存款定价形成一定扰动。针对这类结构性存款也应该出台相应的监管政策,引导其回归与衍生品挂钩和风险自担的“真结构”模式。

第四,增强商业银行风险定价能力。这要求银行建立更为完善的期限定价体系和风险定价体系。当前我国商业银行内外部评级仍不成熟,信用风险识别、计量、监测的能力有待提升。尤其是中小银行,风险定价能力尤为薄弱,贷款收益率和不良率往往难成正比。未来,银行需要加强客户管理和客户评级,建立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管理机制、成本分摊机制和经济资本分配机制。

第五,促进直接融资发展,打破金融市场分割。在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,探索货币政策框架转型的过程中,打破信贷市场、债券市场、货币市场等金融市场之间的分割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尤为关键。实行LPR制度,并直接选择挂钩MLF等市场化利率模式,有利于打破这一困局。不过,按照海外利率市场化经验,仍需大力发展直接金融,调整经济中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比例,丰富企业融资渠道,倒逼银行自发地进行市场化改革。

全国主要城市行情地图

新闻排行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总排行

涨跌看板

您认为下周(9月23日-9月27日)沪优质螺纹价格走势: